港式五张牌游戏怎么下载
當前位置:首頁 > 清流新聞網 > 國際國內 > 
政法機關硬手腕懲治黑惡“軟暴力”
2019-05-13 10:33:14??來源:法制日報  責任編輯:  

“談判”、“協商”、上門潑油漆、堵門……安徽黃山一涉黑組織,通過“軟暴力”手段催收“欠款”、敲詐勒索,受害者眾多。近日,法院對這一涉黑組織作出一審宣判,判處吳某等15人有期徒刑18年11個月至4年4個月不等,并處沒收財產及罰金。

“軟暴力”犯罪正愈發成為黑惡勢力犯罪的主要手法。多位業內人士和法學專家今天接受《法制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說,為了規避法律的制裁,黑惡勢力犯罪手段“軟化”傾向明顯,雖然少了直接的打打殺殺,但其危害性不容低估。

曾經,打擊“軟暴力”存在失之于寬、失之于軟的情況,而隨著“兩高兩部”于去年1月、今年4月出臺《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》和《關于辦理實施“軟暴力”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》,打擊“軟暴力”有了法律“硬利器”,一大批黑惡勢力“軟暴力”犯罪被加速懲治。

“軟暴力”頻發手段多樣

前段時間,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雷,依托其所在高校的司法數據治理與量化應用研究中心,對近5年來全國黑惡勢力刑案進行了裁判文書數據挖掘,發現以“軟暴力”手法實施的黑惡勢力犯罪達4275件。

“這4275件,是純粹‘軟暴力’犯罪案件,不包括‘軟暴力’與傳統‘硬暴力’交叉,也不包括實施了‘軟暴力’因法律不健全而沒有認定為犯罪的案件。”程雷說,這不禁讓他感嘆,黑惡勢力犯罪,已經過了打打殺殺的年代。

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靳高風看來,“大錯不犯,小錯不斷”模式的“軟暴力”行為正日益成為有組織犯罪集團的常規手段,在我國,以黑惡勢力為典型代表的有組織犯罪也呈現出明顯的日常活動向“軟暴力”發展變化的特點。

對此,他分析說,這是黑惡勢力為逃避法律制裁而采取的策略,即犯罪學理論中犯罪手段的轉移——面對打擊,犯罪人更傾向采用更不易發現、更能規避處罰風險的手段。

“另外,之前打擊處理‘軟暴力’行為缺乏法律依據導致打擊不力,被害人不敢報案或覺得報案也沒用的心理狀況,以及社會諸多領域治理不到位和亂象叢生等,都是‘軟暴力’產生并多發的原因。”靳高風說。

記者梳理“掃黑除惡”專項斗爭以來打擊處理的部分黑惡案件看到,大量案件涉及“軟暴力”行為,尤其是在黑惡勢力實行的“套路貸”、組織賭博、“地下討債公司”等犯罪活動中,大多采取了“軟暴力”,且作案手法五花八門。

今年以來,江西萍鄉警方打掉一涉黑團伙,這一團伙通過燒紙錢、噴油漆、潑糞便、發信息打電話恐嚇等方式非法討債;廣東深圳警方打掉一特大“軟暴力”催收涉惡團伙,刑拘258人,此團伙以設立公司為掩護,通過電話短信辱罵、威脅受害人或其親友,偽造律師函、征信報告等手段開展“索債”業務。

江蘇省無錫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執法指導大隊教導員龐發明告訴記者,“掃黑除惡”專項行動以來,無錫公安共打掉27個涉黑犯罪及惡勢力集團犯罪案件,其中19個涉及“套路貸”和以賭博為基礎的放水討債案件,討債過程中均主要實施了“軟暴力”。

“有的‘套路貸’涉黑涉惡案,犯罪分子采取跟蹤貼靠、貼報噴字、拉掛橫幅、燃放鞭炮、播放哀樂、擺放花圈、潑灑污物等手段,將‘軟暴力’手段發揮得淋漓盡致。”龐發明說。

“軟暴力”危害重懲處難

“軟暴力”,看似不血腥,但很多受害者稱之為:殺人不見血。

記者去年9月在山東采訪時,就遇到這樣一起案件:一個涉黑團伙針對在校大學生和年輕人實施“套路貸”,受害者遍布山東17個地市達660多人。不法分子剃光頭、紋身,采取上門恐嚇、送花圈等“軟暴力”手段催收,多名受害人不堪其擾,離家出走、下落不明,還有受害家庭成員喝農藥自殺。

公安部副部長、全國掃黑辦副主任杜航偉在不久前的一次“掃黑除惡”新聞發布會上就“軟暴力”的危害舉例稱,浙江警方偵辦的一起“套路貸”案,當受害人落入債務陷阱、無力償還時,犯罪團伙“軟暴力”催收,向其發送各種恐嚇、侮辱性圖片,受害人不堪忍受,被逼自殺。

“但其危害后果與傳統暴力犯罪相同,甚至有些造成的后果超過了傳統暴力犯罪。”杜航偉說。

雖然影響惡劣、危害嚴重,但打擊處置“軟暴力”犯罪一度困難重重。

靳高風說,“大錯誤不犯,小錯誤不斷”的“軟暴力”行為,往往在司法執法中形成“氣死公安局,法院沒法辦,群眾有意見”的局面。

他解釋說,在“掃黑除惡”專項斗爭之前,對于“軟暴力”行為于法無據,難以立案、懲處,因為從形式上看,“軟暴力”行為作為一個孤立的、單獨的事件是無法作為案件處理的。

比如吉林宋某黑社會性質組織案,宋某指使組織成員砸被害人家玻璃、拆門板、住戶吃住等,群眾一再報案,都因其行為顯著輕微而得不到處理。專項斗爭開展后,政法機關從整個組織、全部“軟暴力”行為、證據鏈條等方面來處理,案件辦理起來就順暢多了。

程雷告訴記者,從近5年的數據挖掘看,“軟暴力”長期存在打擊難、定罪難問題,部分案件因為只實施了“軟暴力”行為而做無罪處理,一些判決書中有相關表述,“軟暴力”不構罪,檢察機關也有因此撤案的情況。主要原因就是法律規定不明確,社會各界認識不一。

“不僅是一些案件不構罪,構罪的,輕刑化、緩刑率高等趨勢也非常明顯。”程雷說,這體現了司法人員對“軟暴力”處理的猶豫——老百姓反映強烈、深惡痛絕,但法律又不明確,只能折中處理。

完善法律嚴懲“軟暴力”

民有所呼,我有所應。打擊“軟暴力”犯罪,成為此次“掃黑除惡”專項斗爭的重點。

去年1月,“兩高兩部”出臺辦理黑惡勢力犯罪的指導意見,設專章對“軟暴力”犯罪進行規制,明確黑惡勢力有組織地采用滋擾、糾纏、哄鬧、聚眾造勢等手段侵犯人身財產權,破壞經濟秩序、社會秩序,構成犯罪的,應當分別依照刑法相關規定處理。

各地政法機關積極作為,依法打擊“軟暴力”犯罪。龐發明介紹說,專項行動以來,無錫公安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工作已形成與檢法個案溝通、共性問題研究探討的機制,包括“軟暴力”的認定上,公檢法認識基本一致,有效化解執法難題。

但由于法律沒有對什么是“軟暴力”、“軟暴力”具體表現形式等作出明確、細化的規定,專項行動中,這一問題仍困擾著不少一線辦案人員。

為此,今年4月,“兩高兩部”出臺辦理實施“軟暴力”刑案的意見,進一步明確“軟暴力”的基本概念、列舉“軟暴力”的表現形式、規定“軟暴力”手段客觀認定標準、明確“軟暴力”手段通常適用的具體罪名,具有很強的操作性。

程雷評價說,意見準確把握了黑惡勢力犯罪的發展規律,及時回應了黑惡勢力犯罪治理中的焦點與難點問題。他提出,下一步關鍵在貫徹落實意見,建議政法機關加大對一線執法辦案人員的培訓,“兩高兩部”定期公布典型案例,暢通群眾投訴、舉報、申訴的渠道,黨委政法委加強執法監督,確保依法有力打擊“軟暴力”犯罪。

靳高風認為,遏制黑惡勢力“軟暴力”犯罪,需要從社會治理著手,這也是這次“掃黑除惡”的最終目標。政法機關從立法上完善“軟暴力”行為的規制,從司法上加強認定的可操作性;同時,公安機關、各行業部門應做好相關矛盾糾紛、案件的臺賬,并運用大數據研判“軟暴力”行為之間的關聯,健全黑惡勢力發現機制。

“‘套路貸’案件,假借民事訴訟途徑,被害人在面臨敗訴或已經敗訴的情況下,因懼怕法院強制執行及列入失信人名單產生心理強制,這種虛假訴訟是不是‘軟暴力’的一種?職業‘碰瓷’團伙,被害人因害怕交通事故的執法處理影響生活、工作而被迫私了,該種利用警察執法的強制性是不是‘軟暴力’的一種?”龐發明說,實踐中還有一些打擊難點需要思考和解決。(法制日報 周斌)


主管單位:中共清流縣委宣傳部 地址:清流龍津鎮龍城街22幢
閩ICP備10031772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20111007號
電話:0598-5329559 業務合作QQ:1476150670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港式五张牌游戏怎么下载